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 页
学会动态
热点关注
“双百”法治宣讲
学术交流
法学与实践
市县区法学会
学科研究会
“基层行”活动
法律实务
站内搜索:
您的位置: 黑龙江省法学会 > 学术交流 > 学海拾贝 > 正文
合理分配法律资源 实现“法”与“律”的协同互动
发布时间:2014-01-23 08:59:24 来源: 

 

 

 

 

(本文获2013年度黑龙江省优秀法学研究论文一等奖

 

 

诉讼调解是我国诉讼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人民法院行使审判权的重要方式。新中国成立以来,在各级法院的高度重视下,诉讼调解在化解民事纠纷,维护社会稳定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诉讼调解的广泛适用,不仅符合社会大众的普遍价值观念和诉讼意识,也体现了中华民族追求自然秩序、社会秩序和谐的理念。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建立和发展,出现了许多新的社会矛盾,纠纷主体、诉争内容日益复杂化、多样化,如果不能及时疏导化解,有可能发展成为群体性事件。伴随着改革开放30年来的恢复和发展,我国律师业已深深地植入于我国政治、经济、文化以及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形成了极为深刻的影响力,充分调动这支队伍的积极性,发挥他们的工作优势,实现法官与律师在诉讼调解中的协同互动,对于及时有效地化解新时期的社会矛盾,建立有效的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一、问题的提出

法官与律师的关系存在于法庭之上,给养于案件审理过程之中,是诉讼过程中发生的相互关系。随着我国审判方式改革的不断深入,“控辩式”庭审得到普及,法官和律师的关系在诉讼中体现为,法官主持庭审和维持正常的诉讼秩序,有意识地引导当事人或控辩双方围绕诉讼要点进行陈述、举证、认证、质证和辩论;律师则依据法律,运用巧妙的言辞说服法官采纳自己的观点。法官与律师之间应当是相互尊重,相互合作,相互监督的关系。这种关系也是实现法官与律师在诉讼调解中协同互动的基础。

如何实现法官与律师在诉讼调解中的协同互动?对于法律人来说,涉及的是如何合理分配法律资源的问题,归根结底就是解决好法官与律师之间的关系问题。这是一个“我有我的理,你有你的理”的社会话题,也是我们所要面临的研讨主题,更是一个需要所有法律人共同思考的命题。早在20046月,在最高人民法院、司法部贯彻落实《关于规范法官和律师相互关系维护司法公正的若干规定》的电视电话会议上就指出,法官职业与律师职业,同属于法律职业。在法律资源的分配中,二者的区别体现在:法官以“公平、正义”为追求,律师以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为己任。法官与律师虽然扮演的角色不同,但殊途同归,同为社会进步的推动者,同为民主法治的建设者、维护者,同为彰显法律的呐喊者。

二、律师在诉讼调解中的作用

在我国现阶段,律师作为法律职业者,其独立于公权力之外,以最便利的方式参与组织当事人进行调解。其法律知识的宽泛性、执业过程的相对中立性、以及专业的斡旋谈判技巧,在诉讼调解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主要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一是律师在诉讼调解中能充分发挥其“民间性”中介作用。律师在诉讼中,是受当事人的委托而参加到诉讼当中,与纠纷当事人具有平等的地位,可以打消当事人的顾虑,更容易取得其信任,因而律师更容易了解、熟悉案件的客观事实,能够更好的把握当事人的真实诉讼目的和诉讼底限,在调解工作中能够找准切入点,调解意见更容易得到当事人的肯定和认可。其法律意见也易于为当事人接受,在调解的过程中,能够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同时,律师和当事人联系密切,能及时把握当事人的情绪变化,便于抓住有利时机进行调解,促成调解协议的达成。因此,律师也中介于当事人与法官之间,他们既熟悉法律,又深得当事人的信任,在诉讼调解中可以起到积极的引导和推进作用。

二是律师在诉讼调解中能充分发挥其“专家”的杠杆作用。律师作为法律职业者,一般具有专业的法律知识和丰富的执业经验,不同于当事人局限于追求个人的利益,能够运用自己所掌握的法律知识,对案件的结果作出较为正确的判断,平衡当事人之间的利益。就具体案件而言,律师通常能够对案件的判决结果有事先的合理性“预见”,从而指导当事人放弃一些不合理或者没有证据支撑的请求,使当事人理智的参加诉讼,正确的对待诉讼结果,自愿接受公正的调解,从而促进调解的成功。从实践上看,律师在执业过程中,不仅掌握丰富的诉讼经验,而且掌握了丰富的社会经验和人际沟通技巧,这使他们能够将法律、道德、人情等因素巧妙的融合,弥补了法官的职业缺陷,对当事人进行诉讼风险提示,帮助当事人正确评价自己的权利,为当事人正确行使诉讼权利,合理实施诉讼行为提供合理的意见建议,促成当事人达成协议。

三是律师在诉讼调解中能发挥其节约司法资源的减压作用。当前各级政法机关大都面临着人员短缺的实际情况,案多人少更是法院系统普遍存在的问题,很多法官超负荷工作。“白加黑”、“五加二”已经成为各级法院法官的真实工作写照。在当前这种客观情况下,仅仅依靠法官自身的力量,调解解决大量讼争,尚存一定困难。通过发挥律师在诉讼调解中的作用,调动律师参与调解的积极性,可以缓解法官办案压力,节约诉讼成本,提高办案效率和调解结案率,实现良好的社会效果。一般情况下,当事人解决纠纷的目的是为了更大程度上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即追求利益的最大化。在面临不同的纠纷解决方案时,大多数当事人由于对法律不熟悉,很难选择适合自己的方案,而律师作为专业的法律职业者,可以有效地引导当事人达成协议,平息纠纷,化解矛盾,缓解诉讼压力。另一方面,律师参与调解可以对法官主持的调解程序和实体处理进行有效制约,使调解的程序运作更加公开,调解的具体事项更容易让当事人双方信服和接受。同时,有律师参与的调解,更加有利于调动法官的主观能动性,促使法官主持的调解过程更加规范,把握的原则、提出的方案更符合实体正义的要求。

三、律师参与诉讼调解的现状

我们在调研中发现,法院在案件审理中,还没有充分发挥出律师在诉讼调解中的作用。

一是律师队伍素质良莠不齐,严重影响调解工作。我国实行律师执业准入制度已有十多年,由于刚开始实行的律师统一考试,门槛相对较低,导致律师人数激增,素质高低不齐。2003年实行司法考试统一了律师、法官、检察官的准入制度,严格规范了律师的准入制度,提高了律师的素质。但是,由于面临着新、老律师的交替,导致当前律师体系管理混乱,执业不规范,一些律师法律业务能力低,职业道德操守不高,不能很好地与法官进行协调、配合,直接致使调解工作很难进行。

二是律师和法官法律思想存在偏差,导致调解相对困难。法官审理案件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践行司法公正、提升司法公信力,起到的是“中立”的作用。律师以律师的职业道德为标准,从委托人的角度出发,代表着当事人的合法权益。虽然二者在从事司法活动中,都应遵从合法原则,但是由于二者工作性质的不同、立场角度的不同,导致在法律的理解与适用上会出现不同意见,致使法官要做调解工作前,一定要先做好律师思想工作。

三是律师存在走“捷径”的思想,易导致损害当事人权利或司法腐败现象。律师本应从当事人的角度出发,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一般情况下,为了化解社会矛盾,提升社会和谐度,法院坚持“调解优先、调判结合”原则,首选调解结案,有可能向律师施压,律师为了迎合法官,会以损害当事人权益为代价,换取法官的信任,为自己获得利益,导致当事人利益受损。同时,律师与法官之间关系密切,为司法腐败滋生提供了土壤,容易出现“金钱案、关系案、人情案”。

产生这种现象的原因主要有两方面:内因主要是律师参与调解的激励机制没有形成,行业内部未形成统一规范。律师关心的是法律问题,追求社会对本行业、对自身的认可。激励机制是人力资源管理的核心,对于律师行业来说建立激励机制,合理配备律师资源,优化律师队伍,激发律师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从而提升公众认可度,才能增强律师与法官之间的良性互动。从各地律师参与诉讼的实践看,有效的、管用的律师执业激励机制没有建立起来,对参与诉讼调解而言更是无从谈起。在诉讼调解中,律师既要充分保障委托人的权益,保证代理行为合情、合法,又要从社会公共利益出发,尽可能地促使案件和解解决,维护社会和谐,往往会做大量的工作,周旋于法律与道德、法官与当事人之间,付出了大量的精力和人力,为了促成某些社会矛盾的化解,一些律师往往使自己处于公共利益和当事人个人利益难以取舍的“两难”的境地。即使这样,在一些时候,律师的付出并没有得到应有的社会评价和社会认可,也在一定程度上挫伤了律师参与诉讼调解的积极性。

外因主要是律师执业环境发生改变。近年来,随着律师业务量的增加,使律师执业环境发生很大的变化。首先社会环境发生变化。随着我国依法治国方略的推进,法律知识的普及,公众对法律知识的追求越来越高涨,维护自身合法权益的渴望越来越激烈。所以,律师的业务量在增加的同时,也面临着来自当事人的压力。其次执业环境发生变化。随着《律师法》、《法官法》、《律师执业行为规范》等一些列法律、行业规范的出台,对于律师执业纪律要求越来越严,法官与律师关系的规范也越加严格,使得律师在诉讼中也或多或少的受到制约;再次审判管理环境发生变化。我国现在正处于社会矛盾凸显期、高发期,为了维护社会安定团结,构建和谐社会,法院的工作主题也发生了变化,由原来的“兼顾效率与公正“转变为”为大局服务、为人民司法“。这一变化使得审判管理的微观制度也发生很大的变化,由注重判决结案转变为注重调解结案,坚持 “调解优先,调判结合”的原则,在此种情况下,法官往往选择诉讼调解这一有效化解矛盾、保障案结事了的最佳途径,这样造成了律师不仅要考虑本方当事人的利益,同时还要考虑对方当事人的要求,更要尊重法官的调解意见,某种程度上限制和影响了律师参与诉讼调解的主观能动性,使律师参与诉讼调解的重要社会资源被闲置或浪费。

四、解决问题的建议

律师作为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法律工作者,在我国的法制建设、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建设中一直发挥着应有的作用。我们认为律师与法官形成良性的互动,不是做秀,是一种解决问题的方式,也是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中的有益尝试。为此,我们建议从两方面着手提高律师参与诉讼调解的积极性,实现好法官与律师在诉讼调解中的协同互动。

一是在法院内部,要转变思想观念,高度重视、充分发挥律师在诉讼调解中的职能作用,要扎实贯彻“调解优先,调判结合”的原则,为有效化解社会矛盾、保障案结事了创造有利条件。首先要保障律师的基本权利。要严格按照《民事诉讼法》的规定,保障律师作为诉讼代理人的权益,如调查取证、举证、质证、法庭辩论等合法权益,这是律师作为法律工作者最基本的权利,也是法官与律师进行密切合作的一个基础。同时,法院可以发挥能力司法作用,为律师诉讼提供方便,如设立专门的律师阅卷室,方便律师查阅、摘抄和复制案卷材料,亦可设立材料收转中心,规范材料收转,提高律师办事效率。其次要主动与律师进行沟通交流。法官要牢固树立为民司法理念,改变固有的权力观,放下高姿态,尊重律师执业,把律师看作为法律职业的一部分,平等对待律师,要认识到律师作为法律职业者对司法公平正义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在审判活动中,高度重视律师的影响力和作用力,准确地把握律师的心态,主动与律师进行沟通和交流。每一名律师都希望自己对案件的观点得到法官的重视和认可,法官要准确把握这一心态,积极主动地与律师进行沟通,交换意见,力争在程序和实体上达成共识,然后由律师就诉讼成本、证据利弊、案件结果等主动向当事人表明,让当事人作出最有利于自己的选择。对当事人不适当的诉讼导向,要及时与律师一起进行纠正。个别当事人往往会作出不适当的诉讼导向,提出苛刻的调解条件。法官发现后应及时主动与律师交换意见,共同做好诉讼调解、矛盾化解工作。再次强化法官廉洁约束机制。法官要加强职业道德修养,不断改善工作作风,加强自我规范,并结合开展的廉政教育警示活动,强化自律意识,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廉洁司法,约束业内业外行为,做到莫伸手、莫开口,保持与律师之间的距离,杜绝“人情案、关系案、金钱案”。

二是在社会层面,要充分发挥主管部门、行业协会的力量,形成多部门联动协调机制,为律师执业发展提供良好的社会环境。首先要强化对律师的培训。司法行政部门及律师协会要定期开展业务知识培训、职业技能培训、心理辅导,聘请知名法官、律师等作为主讲人,从法官和律师两个视角出发,解读相关法律、法规,并从中找到一个平衡点,指导律师开展、参与调解工作,提高律师调解案件的技巧及丰富调解方式。其次强化律师的激励、监管、考核机制。司法行政部门要将律师参与诉讼调解的做法、指标予以制度化、规范化,建立科学化、系统化的评价体系,明确职责、分工、岗位内容,注重律师个性化发展,为律师个人发展创造良好的空间,充分调动律师的积极性,将调解结案方式与律师考核奖励相关联。对调解结案的案件给予适当的政府奖励,列入当地政府年度财政预算。对在群体性纠纷诉讼调解中表现突出的律师和律师事务所进行表彰,提高其社会认知度和公信力。再次加强法律宣传工作,提升公众对律师的认同度。司法行政部门及律师协会积极组织法制宣传活动,向群众宣传社会主义法治理念,组织群众学习法律知识,引导群众树立正确的法治观念,加强律师与群众之间的沟通,强化群众对律师群体的理解。只有沟通才能理解,只有理解才能信任。只有获得群众的信任,律师才能更好地做当事人的工作,才能更好地促进调解工作。最后,人民法院还要加强与司法行政部门的协调与沟通,形成合力,实现良性互动,提高案件调解率。法官与律师的关系不能靠隔离,要靠交流。法官和律师和关系应当是在加强沟通中共同提高,在不断的磨合中实现司法理念的共识,思维方式的同一。要在审判实践中搭建一个法官和律师交往的稳定平台,畅通法官与律师之间的交流渠道,建立法院与律协的联络机制,加强内部交流,建立法官和律师培训资源的共享机制,使双方相互促进,共同提高,构建双方协同互动的良性关系。

法官和律师之间的关系,直接影响到了我国司法运行及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没有法官的司法活动是无水之源,没有律师的司法活动则是死水一潭,二者之间的关系是相互尊重,相互促进的,而不是相互对立、相互割裂的。正确处理法官与律师之间的关系,将法官和律师作用相结合,合理分配、优化人力资源,加强案件调解工作,才能更好地促进社会和谐发展。

 

 

 

作者单位:牡丹江市中级人民法院

© 版权所有 黑龙江省法学会 主办单位:黑龙江省法学会 意见建议:hljsfxh@163.com


地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红旗大街433号 电话:045182297065


哈公网监备23010002004280号  黑ICP备14000005号-3  黑ICP备14000005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