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 页
学会概况
通知公告
学会动态
热点关注
会员撷英
学术交流
法学与实践
会员天地
站内搜索:
您的位置: 黑龙江省法学会 > 学术交流 > 学海拾贝 > 正文
浅议网络反腐中公民权的宪法“冲突”和制度构建
发布时间:2014-02-12 14:22:38 来源: 

 

 

 

王丹

(本文获2013年度黑龙江省优秀法学研究论文一等奖)

 

摘要:如今,网络已成为公民生活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而微博、论坛、QQ等互动交流平台的广泛应用使网络反腐作为一种新的形式在反腐大任中逐渐占据重要地位,作为制度反腐的重要补充取得巨大成效。而纵观网络反腐的特殊性不难发现,网络反腐存在巨大的侵权隐患,要使网络反腐不致“有花无果”,势必要使其在制度的规制下实现与制度反腐的“无缝衔接”,这也成为今年“两会”及各界人士共同关注和探讨的话题。本文中,笔者从网络反腐的特殊性出来,剖析公民权的宪法“冲突”,探寻网络反腐的制度构建。

关键词:网络反腐 公民权 宪法“冲突” 制度构建

网络反腐,是互联网时代的一种群众监督新形式,借互联网人多力量大的特点,携方便快捷、低成本、低风险的技术优势,更容易形成舆论热点,成为行政监督和司法监督的有力补充。[1]从作用主体上看,网络反腐有两种模式:一是基于网络自身的公众参与性和广泛性,借助舆论热点,通过“人肉”、“围观”等网络手段牵出腐败主角和证据,或由民间自发进行的网络反腐行为,其产生之初对反腐内容不具有针对性,是由点到面,再到点的模式,而其权利根源是基于宪法赋予公民的言论自由权和和监督权,若公民权处于不可控的范围内则将引发权利冲突问题;二是公民通过政府举报网站或平台有针对性的提出控告或检举的行为,是指通常意义上的网络举报。相较于前者的偶发性和戏剧性,网络举报更能够得到有效的规制,并取得即时效果。

另一方面,从数据上看,2008年到2012年,中央纪委监察部一共收到网络举报30.1万件次,约占中央纪委监察部同期信访举报总量的12%,网络举报已经成为继来信、来访、电话之后又一重要举报渠道。[2]可见,由网络围观引发的反腐大案作用突显,其地位不容忽视。中央党校出版社2009年出版发行的《中共党建辞典》收录了“网络反腐”的词义,被作为互联网在反腐败中的作用得到中国执政者认可的一个重要标志,党的十七届四中全会也明确提出了要健全反腐倡廉网络举报和受理机制的目标。[3]在看到网络反腐巨大成绩的同时,也不难看出网络反腐兴盛的无奈。我们固然可以将其归结为网络的开放和透明,但不可回避的原因是由于公众反腐渠道的不畅所引发的无奈之举。

可见,网络反腐无论其优劣如何都成为反腐战线上无可替代的重要一员并得到人民群众及党和政府的一致认可。因此,通过研究网络反腐中公民权的宪法冲突来透彻地分析网络反腐的特殊性成为当然要求,从当前网络反腐的原因入手寻找其制度构建的要素成为必然途径。

一、从网络的特殊性看网络反腐中公民权的宪法“冲突”

(一)言论自由与隐私权和名誉权

我国《宪法》第35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 网络媒体的发达为公民的言论自由创造了低成本的开放式平台,也为信息发布者提供了隐匿性条件,使其可以放心大胆地“直言进谏”。而微博、邮件、QQ等通讯工具成为即时性的传媒手段,使信息在短时间内迅速占领舆论高地。照片、视频等立体直观的讲述方式极大地吸引了公众眼球,形成集群式的互动,对事件“推波助澜”,强势推动网络反腐进入制度反腐程序,其无论在发现线索和助力反腐上都起到了巨大作用。而另一方面,一旦扩大了的言论自由,使其超出其应有的权利范围,就极易碰触侵权的边界,引发“网络暴力”。如在“人肉”搜索下曝光的个人和家庭信息,无论是对贪官还是其家人,或是对于一些被冤枉者,其造成的影响在短时间内都难以消除。此种情况下,与《宪法》第51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在行使自由和权利的时候,不得损害国家的、社会的、集体的利益和其他公民的合法的自由和权利。”的规定背道而驰。

(二)监督权与禁止诬告陷害

公民通过网络反腐是实现其监督权的一项重要体现。我国《宪法》第41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的违法失职行为,有向有关国家机关提出申诉、控告或者检举的权利,但是不得捏造或者歪曲事实进行诬告陷害。”第38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格尊严不受侵犯。禁止用任何方法对公民进行侮辱、诽谤和诬告陷害。”从十八大以来被实名举报的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刘铁男、重庆市北碚区原区委书记雷政富、中央编译局原局长衣俊卿,黑龙江省双城市工业总公司总经理孙德江等案件看,都是通过网络反腐这一新型举报形式突现出来的。可见,网络反腐在实践中屡建奇功,随着腐败官员的相继落马,网络反腐也得到政府的高度认同以及社会公众的积极参与。“可以说,网络监督从来没有像今天这般引人注目。它已成为畅达民意、维护权益、鞭挞腐败迅捷而有效的手段”[4]。然而不可忽视的是影响网络反腐的消极因素依然存在,不乏有人利用网络吸引眼球、诬告陷害或打击报复他人,而借助网络的隐避性逃避责任,由于部分公众的不明真相,跟风宣泄情绪成为被利用的对象。比如网帖所曝“拥有24套房产”的“房婶”,经纪委查实,只不过是一个普通工程师,而其6套房产也都是合法所得。还有近日被微博曝光的某县委书记有9名情妇的“丑闻”,也很快被官方查证“严重失实”。[5]

(三)是对司法独立性的考验

《宪法》第41条规定第二款“对于公民的申诉、控告或者检举,有关国家机关必须查清事实,负责处理。任何人不得压制和打击报复。”网络反腐在一定程度上是社会“仇腐”心理的一种表现,反映了广大群众高涨的反腐热情,而其最终落脚点是政府对于因网络反腐“究”出的“主角”和事件的处理态度。如果大量的“事实”和“证据”都摆在那,纪检部门和反贪、渎检等部门没有及时处理和反馈会引起公众对政府公信力和反腐决心的质疑,激化社会矛盾。与此同时,《宪法》第126条、第131条规定对人民法院独立行使审判权,人民检察院独立行使检察权都做了规定。因此,查办部门在处理网络反腐事件时不仅面临执法公信力的考验,还必须以党纪国法为准绳,莫让“民意”左右了法律的权威,侵犯了司法的独立和公正。

二、看网络反腐中公民权的宪法“冲突”谈制度构建

从以上的分析可以看出,要解决这种“冲突”,必然要立足于“度”,通过建立公众与政府的互动,由政府对于网络反腐适当规制,并最终将其引导到制度反腐中来是其最终追求和必然趋势。

(一)明确立法原则

一是重引导适当规制。即应区别网络反腐的两种模式,在以公众占主导的反腐模式中,由于其线索的偶发性和自发性,政府应突出服务角色,而非管理特性。从我国当前的法律规范体系看,无论是《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明确“对利用互联网造谣、诽谤或者发表、传播其他有害信息构成犯罪的,依照刑法规定追究刑事责任”,还是《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规定“互联网信息服务者不得制作、发布、传播侮辱或者诽谤他人,侵害他人合法权益的内容信息”等规定看,政府对于网络的监管“限制”都大于“引导”,都是从方便政府管理的角度出发,不利于网络反腐的健康成长。因此,应在不打击公众积极性的同时,将公众的监督权和言论自由加以正确引导、激励和保护。而对于通过网络举报直接进入制度反腐程序的,则应完善两者衔接的制度保障。

二是重时效加大互动。在网络反腐的平台上,反腐公众和查办部门是同一战线的平等主体,公众行使监督权提供腐败信息源,查办单位和部门依其职权打击查处腐败并对公众给予回应。可见,制度反腐是网络反腐的最终归属。同时,基于网络的特殊性,这种联系更加紧密并具有时间紧迫性,一旦网络反腐的信息源“投石无声”,极易引发新的信任危机和社会矛盾。因此,在探讨两者制度衔接的同时,必然考虑其时效性和互动性。

(二)与制度反腐的衔接方式

建议针对反腐或网络反腐制定专门的法律规范,并主要涵盖以下内容:

一是及时收集、整理信息源,调查核实,互动反馈。网络的信息常常散见于各种论坛或微博中,通过网民的转载和链接成集群式发展。虽然能在短时间内积聚大量信息,但其都流于表层。从近几年的网络反腐案例看,初期多是通过晒照片及不雅视频,看表、看房、看小三引发围观,再到纪检介入核查,进而牵出腐败大案。目前全国各地都加大了对网络舆情的重视,能够及时关注网络动态,但对网络信息及时整理并给予反馈的少,容易损伤网络反腐的积极性和时效性,引发网民质疑。而及时核查事实真相并与网民进行良性互动,有助于占领舆论高地,收集证据材料,保持司法独立性。

二是对确有实据的应鼓励直接向官方网站进行实名举报,以防止证据的转移和消失。目前我国对于举报和实名举报有一部分规范性文件,如最高检2009年颁布的《人民检察院举报工作规定》将网络举报作为其中一种特殊形式加以规范,并对实名举报给予保密、保护和奖励。在网络反腐中实名举报有其独特的优势和重要作用。其因针对性强,便于线索查办等特点被纪检等部门“青睐”而“优先处理”。成功的案例有上海富商陈玉献举报上海法官嫖娼案,《财经》杂志副主编罗昌平举报刘铁男涉嫌学历造假,结成官商同盟骗贷国内银行案等等。同时,中国政法大学副校长马怀德还认为,举报人将身份公之于众,意味着要承担诬告、侮辱、诽谤等行为可能招致的舆论批评甚至法律责任,使举报“误伤好人”的概率降低。同时,对于举报人而言,公开身份也是一种自我保护[6]

三是加强引导、宣传教育,规范网络反腐的道德和法律边界。“网络反腐还需要制度去规范、约束。”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教授李成言表示,“制定法律法规非常重要,出台条例规范网络行为,要细化,什么话能说,什么事能做,不能说、不能做的又是什么,原则上做出一个规定。”应明确网民的权利义务,明确其言行的行为边界。可以通过建立网络反腐道德体系,提高道德素质,强化社会意识、法律意识,提高网民自身素质。

(三)配套设施和相关制度保障

1、完善硬件设施,建立软件平台。加强保密管理首先要从完善硬件设施及软件建设上入手。今年419日,人民网、新华网等国内主要网站均在首页开设了网络监督专区。[7]监督专区分别就中央纪委、监察部等5个权威部门网站的受理范围做出了细致的分类和说明,同时将网络举报中的注意事项一一列明,提倡实名举报。这一措施不仅降低了网络反腐自发、随意、零散,易被利用,缺乏统一规范和流程的副作用,而且也更便于网民行使监督权。

2、督促政府信息公开制度的落实。知名鉴表网友花总(全名@花总丢了金箍棒)认为,官员财产不公开,是网友不信任情绪的根源之一。微博反腐只是制度反腐的补充,网络狂欢在加剧信任危机,也应引起警惕,“如果不能推动官员财产公开,信任危机只会扩大,如果没有制度反腐,微博反腐也将变得毫无意义。” [8]试想,类似于“表哥”、“房叔”那样的腐败官员如果不是因为极其偶然的网络曝光和网民们的“穷追猛打”,单靠制度很难得到及时查处和最终的惩处。可见,一方面,如官员财产申报制度等制度建设仍然存在很多不足,缺乏信息公开与监督环节,仅靠官员的“自觉”申报难以发现腐败。另一方面要降低“网络围观”转化为“网络暴力”的几率,缓解信任危机,势必要督促政府信息公开制度的落实。

 

作者单位:鹤岗市人民检察院



[1]引自百度百科“网络反腐”词条。

[2]引自http://newspaper.jfdaily.com/jfrb/html/2013-05/08/content_1020206.htm:《四成立案调查线索来自群众举报》,来源《解放日报》要闻201358,作者:周英峰。

[3]引自百度百科“网络反腐”词条。

[4]彭铁祥:《互联网反腐倡廉方式研究》,《吉首大学学报》,2009( 11)

[5]引自http://legal.scol.com.cn/2012/12/11/201212112214474237544.htm《网络反腐须纳入法治轨道》。来源:《四川法制报》纵深报道(02版)

[6]引自http://news.xinhuanet.com/mrdx/2013-08/09/c_132615758.htm:《鼓励实名举报,是为了畅通反腐“高速路”》,来源:《新华每日电讯》201308094版。

[7]来源:《人民网》2013419

[8] 引自http://www.jinghua.cn  来源:《京华时报》20121212,记者:李显峰。

© 版权所有 黑龙江省法学会 主办单位:黑龙江省法学会 意见建议:hljsfxh@163.com


地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红旗大街433号 电话:045182297065


哈公网监备23010002004280号  黑ICP备14000005号-3  黑ICP备14000005号-2